Ambassador of Harmoni Interview 和谐大使李锡耀专访

 

 

 

 

 

 

 

 

 

 

 

 

 

 

锡耀老师是一位很和平的人,这 是我对李老师的第一印象。他 说:对于音乐,要吹的一个音, 不是吹的那一霎那控制,而是 之前的setting。训练之前看到之后的效果,在之 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之后是鉴定。在做着的 当儿,若不理想,就马上调整。一个错误会引发 另一个错误,所以,绝对要把不对的弄对。在社 会的架构也一样。情绪不好时说的气话,过后尝 试补救已来不及了。基于和平使命,在做每一件 事,先准备好才做。若是以最大的随性开始后才 后悔,终究会不承认,并一直错下去。
他认为现今的国家之所以不和平,主要原因是 人们的思维能力不像以前那么单纯。环境朝向经济 物质发展越强,人文的素养就越见匮乏。所以,人 与人之间的隔膜,不信任感就会产生。想要破除这 些,就得先把隔膜打开,不要怕被伤害。
对这,李老师分享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一 班音乐家时常到一些普通人去不到的地方,寻找人 的部落。这班文明人因为语言、生活习俗与部落的 人不通,心中有一点的害怕。就好像,我们遇到一 只狗,你怕他,他其实也怕你。你用凶的方式对

待,它也是以凶的方式回应。那些部落的人也是为 了要保护自己,而与他们僵持着(两队人站成两排 对立着)。——如何打开这间中的隔膜呢?——就 在这时,有一位音乐家用陶瓷作的乐器先做了主 动,他把乐器放在两队人之间的位置,然后打了一 个节奏,转身退回去。部落的领头看了看,也走出 来打了一个节奏,退回去。然后,文明人再出来, 随着,部落人再出来,在这一来一回的过程中,后 来的后来,大家慢慢的,不知不觉地玩在一起了, 还高兴得跟着音乐起舞呢!
这个实验证明了,音乐的频率其实是最和平 的。很多时候,我们的防备是咎由自取的。我们 可通过不同的媒介,把这些我们所谓的,自以为 是的想法放一边,用媒介舒缓整体,退一步,海 阔天空。让想法更全面,更开阔。
其实,来自传统家庭的李锡耀,中学时期就 喜欢唱歌,喜欢团队。后来,投入伴奏艺术。大 学时期,机缘巧合之下,他抱着尝试的勇气,站 在指挥台上指挥,把在合唱团的经验展现开来, 得到老师的肯定,奠定了以后在这方面的发展。
大学生涯里,英国的教育系统,活性教育, 激发了他的整体思维。在大学的第二年,大学的
Continue To Next Page 下一页–>

Leave a Reply